15年写的黑塔利亚同人(米耀/坑)

(1)

   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身上的每一处神经,某种红色液体正不听使唤的肆意流窜,没有一丝撒手的迹象。夕阳下沉,冷色逐渐取代暖色,为即将迎来的黑夜打下浓重的基调。“oh,god……”阿尔弗雷德无力的望着天空,不甘心的闭上眼…从碧蓝的海面沉向了暗无天日的深海。                                             
   伧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响彻医院——“医生!医生…医生……请一定要救救他…请一定要……”亚瑟乞求着,声音止不住打颤。在直勾勾的目送病床被推进急救室后,他颓坐在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椅子上,不一会就脸色煞白。“亚瑟!”接到亚瑟的电话后,弗朗西斯硬是在上班时间离开公司,急不择路的赶到了医院。“弗朗西斯…阿尔他……”亚瑟低着头,言语断断续续,刘海恰好遮住了他毫无血色的面容,让人难以看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没事的,会没事的……”弗朗西斯想亚瑟此刻一定在极力控制自己徘徊在失控边缘的情绪,这个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死死抓着绅士包袱不肯松手……真是服了你了,“想哭就哭出来吧。”他轻抚亚瑟的背,语气温柔的安慰到。                
   亚瑟的啜泣细若蚊蝇,但在这不算小的空间里听起来却异常清晰。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莫过于得知重要的人出事后急救室外的等待,像是和时间玩杀人游戏一般,每分每秒都如坐针毡,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时间不紧不慢的流逝,透着红光的急救灯依然亮着,亚瑟和弗朗西斯心里都愈发不安。                             
   “叮——”红光消失,预示着手术结束。白大褂出现在视野中,“医生!!怎么样了…”亚瑟和弗朗西斯急忙上前,“请放心,病人已经成功脱离了生命危险。”“太好了…”亚瑟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那样提心吊胆的熄灯声他真心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了。“病人真的很顽强,好几次都差点息事宁人…最后还是挺了过来,不容易啊。”接着主治医生在和亚瑟碎语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话说…阿尔怎么会出车祸的?以他精湛的车技……”同舒了一口气的弗朗西斯迟疑的开口。
   “我想…是因为王耀……”亚瑟没有再说下去,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那个血淋淋的事实,别说阿尔了……那是个永远也无法刮去的心痂。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还真有点想念他。”弗朗西斯苦笑。            
   「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还钱。」
   「夕阳真美啊。」
   「下次你盖一间饭店,然后雇用我,这个想法很棒吧。」
   「阿尔弗雷德,我败给你了。」
   「有朝一日我们一定可以细数满天繁星。」
   「视金钱如粪土,我真不知道这个恶心的比喻是怎么传开的。」
   「反正全世界都是你的朋友,缺我一个又何妨。」
   「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已经超出了原定界线,真糟糕。」
   「你大概不用还钱了,因为…我的就是你的。」
   「阿尔,我爱你。」                
   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啊…王耀…
   都怪我,不应该那么说的,是我的不坦率害了你。
   都说我们俩只是利益伙伴,但真相是什么我们心里都再清楚不过。
   如果我不还钱,你是不是就不会走了?
   王耀,我真的好想你。               
   在坠入深渊的前一刻,有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阿尔弗雷德…把他拉出了深海,拉上了海面…王耀,是你吗?原来你还在,太好了……慢慢浮上海面,下意识的呼吸新鲜空气,“咳咳…”阿尔睁开眼。
   不是水天一色而是白色天花板,强烈的落差。                             
   “弗朗西斯…?”阿尔渐渐恢复意识。
   “嘘——”弗朗西斯指了指趴在阿尔病床边睡着的亚瑟,将自己的外衣套在亚瑟身上。
   “这家伙…总是这么逞强…”阿尔看着亚瑟淡淡的说。
   “是啊,让人头疼的家伙。”弗朗西斯无奈的摇头。
   弗朗西斯说完走到窗边,沐浴着清晨的朝阳,金色的头发与阳光相映成趣。
   “弗朗西斯…你不会一整晚都没睡吧…”
   “……不要告诉亚瑟哦。”
   阿尔和弗朗西斯相视一笑。“包在hero身上!”
   “听到hero哥哥我就放心了。”
   尽管两人的对话非常轻,多少还是惊动了听觉敏锐的亚瑟,“啊!阿尔!你醒了!!”“弗朗西斯!!阿尔醒了!”亚瑟发现阿尔醒了正想通知弗朗西斯,然后就看见弗朗西斯一副我早知道了的表情。……内心莫名的不爽。
   “粗眉毛,你不会吓的眉毛都掉了吧?哈哈哈”阿尔调侃。
   “怎么和兄长说话的!经历了生死关头,还是不长记性,你这个笨蛋!”
   “行行行,亲爱的亚瑟哥哥。这样总行了吧。”
   “……”嘛…这样也不错。总比叫粗眉毛好,亚瑟心想。
   “你看弗朗西斯都笑了!”
   “我觉得,叫亲爱的亚瑟也不错。”
   “你们俩,死扛伺候——”
   “亚瑟·柯克兰船长好!x2”阿尔和弗朗西斯异口同声。
   “嗯。”亚瑟满意的点头,“既然你醒了,那我和弗朗西斯先去帮你买早饭。”
   “好的!粗眉毛。”
   亚瑟狠狠给了阿尔一记眼刀。            
   病房外。
   “弗朗西斯…你觉不觉得阿尔怪怪的?”亚瑟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我也觉得,有些正常过头了。”
   “他好像…完全没有提起王耀……”
   弗朗西斯和亚瑟对视,两人后知后觉。
   “不会吧……”
        
   “被禁锢在牢笼一般的医院,简直浑身难受,果然自由才是hero的归宿啊。”
   大约过了一周,阿尔弗雷德终于受不了刺鼻的药水味和永无休止的急救铃,在弗朗西斯的助攻下强行让亚瑟办了出院手续。
   一切都照常继续,除了有一件奇怪的事。「如果想我就给我写信好了,虽然我很嫌弃你的烂文笔阿鲁。」自从醒来,王耀的这句话就一直牢牢刻在阿尔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在提醒他别忘了王耀吧,阿尔猜想。
   王耀,我相信你一定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既然这样,我就让你看看我真实的水平!让你直接看着我的信就忍无可忍的跑来当面臭骂我一顿。                   
   阿尔弗雷德就这样爱上了写信,甚至可以用疯狂的迷恋来形容。他四处打听,总算打听到了王耀家的地址。一天24小时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阿尔都在想信的内容,
思考该作什么诗才能引起王耀的注意。
   如此情深意重,叫旁人看了都涕泗横流。
   作为一个邮局的常客,邮局的工作人员无一都熟知了这个金发小伙。阿尔经常会给她们讲他和王耀的故事,为此工作人员都对他们的故事津津乐道,并且还授予了他“邮局第一帅”的称号。
   邮票作为写信不可缺少的标志,自然也是另一种表达爱的展现。阿尔记得王耀喜欢红色,于是买下了所有红色邮票。没错,有钱就是任性。为了王耀,这么任性一辈子他也无所谓。                         
   利用唾液直接将邮票黏到信封上,“去吧,我的唾液!”阿尔带着愉快的心情像往常一样把信投进了刷着灰漆的邮筒,然后哼着小曲心满意足的离开。
   这时邮筒还是崭新的。                
   ———————————                                                 
   第一年我很冲动疯狂
   每天每天从不间断地写着诗
   我执拗地舔着邮票
   希望能把我的唾液(心意)送到你的手上

 
 
评论

© ForestHym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