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写的黑塔利亚同人(米耀/坑)

(2)

   威士忌加可乐是什么样的味道?让大部分美国人来回答无非是两个词:浓烈,芬芳。在阿尔看来,可乐的辛辣味稍纵即逝——极端的烈感犹如昙花一现,渗入深喉的终归还是美国威士忌独特的橡树芳香,不同于苏格兰威士忌浓烈的煌烟味,那是陈年岁月中积淀的悠远绵长。
   漫长的光阴里思念在橡木酒桶发酵,经时间之手酿制后比威士忌更加芬芳。
   阿尔想他大概是疯了,他竟然在加了可乐的威士忌里又加了绿茶。
   这将会是怎样难以言喻的滋味,阿尔迫切的想知晓答案。夹杂着绿茶的清淡,可乐的爽口以及威士忌的醇郁,说不上好喝难喝,唯有用复杂二字来形容。
   眼前不由自主浮现了第一次和王耀接吻时的场景。同样的地点,他和王耀为了互相证明威士忌加可乐/绿茶并不是对方想象的那样难喝到没朋友,于是他们采用了一种匪夷所思的证明方式。请问还有比这更扯的接吻理由吗?……接吻还需要理由…?………需要,阿尔如鲠在喉。
   所以说只能用复杂来形容啊。
   酒水如此,感情亦然。
   混合了绿茶和可乐的威士忌本不该出现,然而偏偏出现了。阿尔和王耀本应该各行其道,但偏偏不期而遇。许多东西恰恰事在人为,也可能天命注定。说不清道不明,因此世上才会有那么多的不解之缘吧。
   或许就像某一句歌词所写的: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
   「公司酒会筹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顺手取过弗朗西斯正欲上口的酒杯「对了,今天不是要欢迎一位新朋友吗?我可是期待很久了呢。」伊万脸上挂着常人无法理解的诡异笑容。
   「搞的你没见过一样。」弗朗西斯摆摆手顺便白了伊万一眼。「话说那个死眉毛去哪了?」
   「还能去哪,当然是去接他的好茶友咯。」阿尔用他百无聊赖的口气打趣道。真不知道茶好喝在哪里,明明可乐才是王道!对于茶,阿尔从来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态度。
   「昔日的对手即将成为共同进退的伙伴,阿尔弗雷德,你难道没有一丝兴奋?(微笑)」伊万诡异的笑容有了细微的变化。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阿尔不屑的回答。
   伊万并没有收下笑容,他将酒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别生气,开个玩笑。」
   这个无谓的道歉式语气显然没有起任何作用,阿尔看起来更加淡漠。
   「你们也不闲的慌。哥哥我先去看看亚瑟他们来了没,你们继续玩。」仿佛看戏人一般,弗朗西斯准备起身。
   「弗朗西斯。」
   「啊?」
   「……我想你不用去了。」阿尔叫住弗朗西斯,双眼注视着远处正悠悠闲闲走来的两人。                                 
   掺杂着普蓝与深红的彩色灯光游离在亚瑟与王耀四周,两人调笑着,随后向吧台前的三人小幅度的挥了挥手。         
   「他们俩挺配的。」弗朗西斯下意识的也朝那两人微微的挥手,然后冒出一句。
   「哦?是吗?」阿尔和伊万同时开口。伴随着遗留的惊讶,意识到这神奇的同步后阿尔和伊万只是互盯了一会,带着双方不习自得的假笑,见怪不怪的蓝与紫的碰撞,眼神里无可置否都在传达——你这傻逼别学我。
   你们这两条小白鱼,一句话就钓上钩。弗朗西斯有种莫名的愉悦感,「亚瑟终于时髦了一回。」他走心的补充道。
   「……」回应弗朗西斯的是阿尔和伊万的无言,意料之内。    
   亚瑟和王耀寒暄了一路总算走到散台,这么一小段距离他们好像走了半个世纪似的。阿尔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弗朗西斯小小的抱怨了几句后倒也没说什么,伊万则是一贯的深笑。也许这家伙是在用微笑表达他的愤怒,不,应该说是他的所有情绪,阿尔看着伊万和善的笑容不禁陷入思考。
   「两杯威士忌+红茶」亚瑟温和的对服务生说道,很明显其中有一杯是给王耀的。
   阿尔这时还分不清红茶和绿茶,对他来说所有茶都一样,淡而无味,这绝不是在夸奖。
   「王老板,我们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合作愉快。」伊万的对面正好是王耀,他借此向王耀伸出手。
   「希望如此。」客套的回答。王耀很清楚伊万话中的用意,礼貌的握手以示友好。
   这是阿尔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见到王耀,他在跨国公司工作,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比比皆是,并不稀奇。之前阿尔和王耀的接触不外乎都是生意上的交锋,所以在阿尔的印象中,王耀仅仅是一个有钱的中国人。
   「嘿。」阿尔试探性的向王耀打招呼。
   王耀接过亚瑟递来的威士忌,细细啜了一口,举止很是优雅。
   啧,这绅士风格还真是像极了某人。
   「阿尔弗雷德,」
   「你什么时候还钱。」王耀单刀直入。
   开口就是钱,阿尔自然也不愿让步,你叫我还我就还?那我还问你借干嘛。况且那是他替他们公司借的,不知道王耀是何用心。阿尔估摸着王耀不知道实情,他个人占的那部分还不够他买一个月汉堡塞牙缝呢。
   「酒量分高低,你赢了我一分不差还你。」
   两人目目相觑。
   十秒后,「你以为我会信你?」王耀盯着阿尔湛蓝的双瞳,一口气饮完了杯中的威士忌。
   哇,真是让hero大开眼界。自此在阿尔心中王耀的「你以为我会怎么样」就等于「我会怎么样」
   「酒量最好的一定是我——」一直在默默喝酒的亚瑟猛然站起大声喊到。
   其他四人一脸错愕。
   「亚瑟,你已经醉了……」王耀对身旁的亚瑟说。
   「不!我…没…醉…!!」亚瑟口齿不清的争辩,然而脸上的酡红出卖了他。
   「……」         
   由于亚瑟的不胜酒力,再者他又没开车来,弗朗西斯不得已只好亲自送亚瑟回家,以免他再一次发酒疯吐他身上…那是段有味道的惨痛回忆,弗朗西斯每次想起来都恨不得拔光亚瑟的眉毛。「这个死眉毛净给我添乱,哥哥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心痛)」
   让阿尔和王耀没想到的是弗朗西斯和亚瑟前脚才踏出酒吧,后脚伊万就接到一个电话,丢下一句「听说娜塔在这。」就逃命似的离开了,风一样的男子。
   那是阿尔见过的伊万最搞笑的表情。
   竟然也有让伊万布拉金斯基闻声色变的人,有趣。
   阿尔和王耀一定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想法达到了高度一致。
                                 
   「还喝吗?」阿尔问。
   「当然。」王耀不为所动。
   执着的人啊。
   像他就从来都不是。 
   「去吧台吧,反正只剩我们两个。」阿尔提议。
   「嗯。」        
         
   都说商场如战场,毕竟是久经沙场的人,不会喝点酒还怎么在这鱼龙混杂的圈子混,当然例外也是有的,比如亚瑟。一杯杯下肚,王耀的酒量虽然不算差,但比起阿尔还是略逊一筹。
   有节奏的爵士乐一瞬间销声匿迹,抒情的蓝调主导了全场,灯光也跟着逐渐退出舞台。
   「喝…喝……」偌大的酒吧只见王耀拿着酒杯在空中乱挥,作为胜利者的阿尔在一旁静静观望。
   「王耀,你醉了。」阿尔看着胡言乱语神情恍惚的王耀。

   「先生,我们要打烊了。」酒吧的工作人员过来提醒。
   「我知道了。」                                  
   「王耀,王耀,你醒醒…」阿尔摇晃王耀的身子,试图让对方清醒点。
   「你能自己回家吗?」
   「……」
   「那我先走了?」
   即使知道不会有回答阿尔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问了下。
   「阿尔…弗雷德…你还钱呜呜呜呜……」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阿尔的话,王耀发出闷声。

   为什么有一种王耀在向他撒娇的感觉,肯定是酒精的作用。酒精实在太可怕了………
   思忖半晌后。
   「哎。谁叫我自封hero,总该履行点hero的职责……」                          
   阿尔本想扶着王耀出去,奈何实在太累,王耀的体重超过了他的想象…不科学。扶着还不如抱着来的方便,于是他直接打横抱起了王耀,他想如果王耀这时候醒来看到一定会气得昏过去。一个男的被另一个男的公主抱了你说气不气?哈哈哈哈哈阿尔想到这便忍俊不禁。辛亏现在已经接近凌晨,街上十分清冷,几乎没什么人……阿尔打开车门,动作缓慢的将王耀扶放在副驾驶座位上,接着迅速启动发动机,消失在黑夜的深色里。

   约摸十分钟,阿尔抱着王耀艰难的关上了家里的门。正准备将王耀扔到沙发上,没料到王耀却忽然大叫起来「阿尔…弗雷德……你…还…钱…还…钱……!!」并且大力拉扯住阿尔的衣服,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还钱」,阿尔一时手足无措不知作何反应被推扯着摔到沙发上,王耀也跟着一起倒在了他身上。
   「omg。」
   「我失策了,拼酒是个错误的决定…」
   阿尔平静的躺在沙发上,有些无奈。王耀整个人安分的趴在他身上,时不时还用手敲打他让他还钱。
   「做梦都梦到hero,你是有多想我啊。」虽然王耀并不能听到这句绝对会让他反胃一个月的话。                            
   王耀,钱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至始至终,阿尔就只有这一个问题。
                                   
   身上的人渐渐不再有动静,阿尔能够感觉到王耀平稳的呼吸,只是…「滚滚…」王耀紧紧抱住阿尔蹭了蹭…似乎把阿尔他了抱枕玩偶之类的东西。这个动作让阿尔有点不好…五味杂陈。「滚滚,那是什么?」阿尔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动弹。酒精的副作用使他昏昏欲睡,没有了棉被,阿尔觉得有些冷,双手无意识的环上了王耀的腰。     
   ……

   “你们就这样安静的抱了一晚?”听到这弗朗西斯终于忍不住开口。
   “是啊。不然还能怎么样?”阿尔饮下威士忌,口中一阵苦涩。
   “所以说你还太年轻……那王耀醒了之后是什么反应?”
   “十分气愤的说我不还钱还把他拐回家,骂了我几百遍流氓美国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在心里为王耀点赞。
   “我当时和他什么关系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压根没别的想法。”
   “哎……世事难料啊。”弗朗西斯感叹。

   最近阿尔常常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一闭眼与王耀的种种就自不觉的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放映,这对他来说十分痛苦,他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于是隔三差五光顾这个堆满回忆的酒吧,想借用酒精麻醉自己让自己稍微好过一点…每每醉的不省人事,总是亚瑟或弗朗西斯来收拾烂摊子,「你这样子下去身体迟早搞垮。」有几次没人来,阿尔就直接在酒吧待到天亮,一开始酒吧老板还执意让阿尔离开,时间一长也就任由他去了。
   日新月异。过了一年唯一不变的是,即使殚精竭虑,阿尔依旧怀着满腔热忱的赤心,从不间断的写信。
   书桌上的台灯似乎为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一丝暖意,房间里只有签字笔划过纸张的唰唰声。结尾之余,阿尔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老电影《廊桥遗梦》中的片段。
  
   If I had to live my life without you near me
   The days would all be empty
   The nights would seem so long
   With you I see forever oh so clearly
   I might have been in love before
   But it never felt this strong
   Our dreams are young and we both know
   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One thing you can be sure of
   I'll never ask for more than your love
   The world may change my whole life through
   But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
   如果我生活在没有你陪伴的世界
   白天都会变得很空虚
   夜晚会变得很漫长
   和你在一起我能清楚地看到未来
   我可能曾经有过爱
   但是我从不认为它很重要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梦想很年轻
   它能带我们去我们想去的地方
   我不想生活在没有你的地方

   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你现在应当知道我有多爱你
   有一件事你可以确定
   我从没对你的爱要求太多
   只有你能改变我的整个生活
   但是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

   于是落笔。
   Yao.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评论

© ForestHymn | Powered by LOFTER